星期日, 4月 20, 2008

回台中參加外公告別式

星期四接獲外公訃文,趕緊申請喪假,以趕回台中參加告別式。外公的告別式因為舅舅、阿姨及媽媽們信佛,所以採佛化告別式,過程中,沒有道士也沒有孝女的哭嚎,但莊嚴肅穆。媽媽有提及有幫外公做了哪些佛教儀式,媽媽也轉述二姨說妳的女兒沒有人信佛。可能不知道要怎麼幫你辦後事。我回媽媽說:「妳可以先預立遺囑,交代好要怎麼辦妳的後事,我們會依照妳的意思做的。」跟朋友談起此事時,她覺得我怎麼冒著這麼大不諱叫長輩先預立遺囑。我個人以為這是很好的心態,誰能把握自己何時回離開人世?如果是遇到很匆促的狀況,沒有講清楚,不是很可惜,也容易引起糾紛跟憾恨。我對我的媽媽有信心,她不會生氣,因為她是佛門子弟,她知道人生的無常。

至於我呢?其實我在一兩年前就跟Frank提過,如果有一天我比他早先走,那麼請他幫我火化,火化時,我希望選在早上的時間,因為我怕黑。另外,我不需要孝女,太吵鬧了,那樣的哭法,太過於外顯,而且我會覺得那只是哭給外人看的,太職業的哭法很矯情。朋友或家人想懷念我的話,就說說我生前好笑的一些事情就好了。我不需要太喧鬧的畫面,也不要太鋪張浪費的場合,我很怕吵,也很不喜歡太麻煩別人。

我們幾個外孫女並沒有跟著長輩一起送外公到火葬場,因此留下來跟著告別式會場人員一起撤會場,例如餅乾罐頭塔的整理等,不一會兒功夫,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外公的外孫女裡,共有九位,七位有回家奔喪,其餘的二位中,都是有事情不克前來的。我們七個外孫女就自封七仙女,圍著一桌聊天,更新一下彼此家中的狀況,也聊起彼此的媽媽的個性,以及我們從媽媽口中聽到的故事與版本有何不同。很有趣的!在這樣的場合,其實也要聯繫起平常各自忙碌的親人,窩在一起,聊起彼此,相互關心。我們心底除了懷念外公,也很感恩我們又聚在一起。據說,明年過農曆年,輪到臺北的二姨辦捉請客呢!我也要參一腳,也可能我們家也要招待北上的姊妹們呢!

由於我太久沒跟自己的表兄弟姊妹們互動,因此很多事情,都以自己之前聽到的資訊發展,例如自以為兩位表哥都結婚了!其實不然,他們兩個都跟女友分手了。小妹受不了我的天才,叫我去坐在最旁邊聽別人講就好。近中午,長輩們也從火葬場回家,據說要傍晚才再回去把外公的骨灰晉塔,我們吃了外公的素食「散宴」,有好吃的土窯雞唷,(這位大姊,你不是說是素食的,怎麼還有土窯雞出現!)

其實,這土窯雞是素的啦!就是很嫩的豆腐皮捲成一條後再燉中藥湯的藥膳。還有其他素齋,大家一致稱讚好吃,也覺得這家廚師很會煮呢!不過,那位廚師滿熱情的,在會場裡穿梭著問為外公念經比丘尼們的意見,也問我們大家是否好吃,並且告訴我們他的作法為何。服務周到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