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05, 2008

外公,請在天堂等我們!

上午,持續感冒的頭痛,因此法藍客跟sam出門騎自行車健身,我沒有跟著,
一來是因為女兒還在睡,他下午可要上跳舞課呢!二來是我自己因為感冒的關係,加上過節的忙碌所以很疲倦。我起身熱完昨日下午清明的剩菜,吃完早餐,跟法藍客隨意聊聊沒多久,旋又拖著頭痛的胖身體,繼續補眠。不趁這週末好好睡,怎麼迎接下一週的工作與挑戰呢?
我可不想給我的服務對象一臉晚娘面孔。(雖然有時候很想,哈哈)

中午時分,手機鈴聲響起(咦?手機竟然還有電,這種時候基本上我手機都沒電了!)
來電是大妹。(她找我做什麼?)
大妹說:大姊,外公早上過世了。
我說:阿?
大妹身後傳來媽媽和阿姨的聲音,談及五月有法會在臺大舉辦,要我幫外公也報名超渡。
我:喔!好!我知道了。我需要回去嗎?
妹:媽媽說隨妳。或者外公告別式時再回家。
我:唔。

接完電話後,腦中一片空白。
沒多久,和女兒喝巧克力脆片加牛奶。然後開始回想外公。
印象中的外公很高大,眉毛很濃很威武。
對於外公的印象,都是從媽媽的口中,傳給我們的。
例如:外公的父母很早就過世,身為大哥的他,努力打拼,買田產還有買山,
不僅種龍眼、鳳梨,還有莊稼的活兒,他都很有能力。
而外公的漢文也很好,媽媽做人處事的道理,都是跟著外公學習的。
晚年的外公,勤於念佛,幾乎我每次陪媽媽回家,都聽他三口離不開阿彌陀佛。
高中後,因為前往台中市唸書,準備大學聯考,
大學考上後,旋北上唸書,
所以對外公的身影,在這些年,這些時光,還有我的忙碌中,
鮮明的印象,已被時間之河沖刷,刷淡了外公在我內心的影像,
也刷淡了我對外公的情感。

這幾年,我對外公的印象,
就是在外婆的喪禮上,外公很傷心,那天天冷,外公沒有穿襪子,
赤著腳穿著拖鞋坐在一旁看著我們參與喪禮的整個過程,
媽媽拿雙襪子,要我們幫外公穿襪子,
那時我才感覺到外公年紀很大,連彎個腰為自己的雙足套上襪子,都有困難,
或者,外公已經悲傷到忘了自己身體的冷熱,
到現在,我還可以感受到外公那粗粗厚厚冰冰的腳板,
還有他套著毛線帽,帶著黑框眼鏡,對著外婆的遺照,嘴裡叨叨著唸著。

外公,謝謝您,這一生您辛苦了。
媽媽一向喜愛跟我們分享她與您的互動與回憶。
那些精彩的山居生活以及為生活打拼的故事,充實我們這群孩子和媽媽的許多時光。
您走後,就可以跟外婆先在天堂等我們。
只是,我猜媽媽和愛妳的阿姨們少了一個傾訴的對象。
尤其是二姨和媽媽,他們一定更難受。
謝謝您。沒有您,就沒有媽媽,也就沒有現在的我。
See you.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