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30, 2008

別了!久莉!

吾家Sam出院後第一個上班日,接獲Sharon的來電,Sharon說:久莉走了?我還傻傻地說:走去哪裡。結果是久莉離世的消息。

久莉在研究所就讀時,我剛好在系上擔任助教工作,因此有些許的熟識,常常聽到久莉爽朗的聲音以及見到她開朗的笑容,沒想到才時隔幾年,就聽聞他因癌症過世的消息,不禁讓人感嘆,也讓我再次體認到癌症的可怕,也提醒自己記得要回診追蹤自己的健康。

週二下午我和Sharon及Annie一起參加她的告別式,場面莊嚴,到場參加公祭的人們許多,有來自圖書館產官學界的許多同道,可見得久莉在世時的廣結善緣。

今日聽Sharon分享給我的慈經時,再次想到同樣也是癌症過世的華梵大學圖書館芳菊姐,以及自己在華梵大學工作時的種種,悲喜交雜,喜的是自己有福份認識並參與過許多美妙的人事物,悲的是好景不常,這也難怪我的母親常念在嘴邊的「無常阿!無常!」,以及謝師常常說「唯一的不變,就是變」。

也許,這是Frank要我與他克制自己修練自己的原因。這也是我想好好珍惜每一個當下的原因。

別了,久莉!放心地走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