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7, 2013

給父親的追思文

我的爸爸,黃欽地居士,在我在心目中,他是一位割稻、駛田高手。農忙時節,他總是早出晚歸,他的工作範圍除了丁台及南北勢外,更有龍井及草屯的頂嵌仔,根據我弟弟及小姑丈的說法,爸爸在頂嵌仔人緣很好,即使他中風生病後,他還曾回去那裡找尋朋友,我想,在他一生中,他最驕傲及難忘的是他一流一等一的駛田技術。

爸爸也是孝順孩子,自我從小到大,從沒看過他對阿公阿嬤大小聲。聽媽媽說因為爸爸自小跟著阿公到坑口做事,阿公駛田,阿爸割草,所以一世人沒有讀很多冊。爸爸在民國83年中風後,曾有一小段時間,他仍和阿公一起去駛田,從這細節看來,爸爸對阿公有影孝順,用他最擅長的方式,孝順自己的爸媽。

除了孝順、農事認真,他也是一位漢緣很好的人,他也是一位飄撇的阿爸,少年時陣,他總是騎著一台野狼125,到處找朋友聊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電信局來我家附近修理電話線路,好客又親切的他就和他們結為朋友,進而邀請到家裡泡茶,從那次以後,只要這群電信局的工作團對經過我家附近,他們就會抽空來找阿爸泡茶。由此可見,他是一個真好到陣的人。

「少年夫妻老來伴」,在爸爸中風生病的19年來,他是媽媽最好的陪伴,也謝謝媽媽對爸爸的照顧與付出,讓我們無後顧之憂。爸爸陪著媽媽共同迎接陸續出生的孫子,他有時也會幫忙媽媽拆馬達,貼補家用。

唯一沒有改變的是他好客的個性,即使他中風那麼多年了,家裡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所在,仍是他的泡茶專區。所以如果有人客來我們家,他一定會熱情地泡茶招待大家。

在半個月前,爸爸仍在加護病房中,7月9日,我終於從南橫做完活動返家,並且在辦公室忙了一整天,而妹夫也在7月10日才從大陸回台。我始終相信爸爸一定安排好一切,等待我工作完成以及妹夫回台,才放心在7月11日離開我們。這一切就像作夢一樣,在我心中真的很難相信--習以為常有父親的陪伴與存在的我們,竟然永遠地失去父親了。我感覺人生親像一場一直失去的過程,但用心地想,這種想法也不是完全正確,因為咱的人生會因為打拼與努力,做更多利益別人的事情,而更加精彩與豐富,我想我親愛的爸爸也一定祝福我們更加打拼,開創比他更加精彩的人生。

佛說「人身難得」,父母賜予我們健康人身,並且撫養我們長大,恩重難報。感謝您,我最親愛的爸爸,祝福您 跟隨佛菩薩的腳步,往生淨土,得到暇滿人身,值遇佛法,學習清淨圓滿的教法。我們會孝順媽媽,請您庇佑阿嬤及媽媽身體健康,業障病障悉消除。請您庇佑 黃家子子孫孫 身體健康、出入平安、行行出狀元

黃家子孫敬叩

星期五, 7月 26, 2013

福智讚頌 重逢

蘺蘺原上草 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 春風吹又生


依依惜別時 多少世與生


今朝又得見 風雨故人情




多少思念淚 無語向長空


今朝又得見 話如長河湧



芳菲異國夢 煙雨月明中


霏霏離人淚 一片萬古情




月下長笛聲 青山伴劍影


凝眸月歸人 還是舊時容 還是舊時容

星期二, 7月 09, 2013

福智讚頌 皈敬文殊尊

文殊菩薩祈加持 , photo from wiki


皈敬文殊尊 讚頌

你從空性而現 充滿智慧光彩

光焰燦燦威猛容顏 是我永久的崇拜

蔚藍中盛開白蓮 充滿諸佛光彩

慧劍高舉力破三界無明 美妙經函悲智紛呈



猶如千日放光明 永久禮敬文殊尊

猶如千日放光明 是我永恆的皈敬 是我永恆的皈敬

猶如千日放光明 光輝燦爛文殊尊



千生萬劫呼喚你 是我永恆的皈敬

千生萬世呼喚你 燦爛光明文殊尊

生生相約不捨離 是我永恆的皈敬

生生相約不捨離 是我永恆的皈敬

星期日, 7月 07, 2013

蟬鳴是悲歌還是夏日協奏曲

蟬鳴於自然環境四季轉換中,是午後夏日時光中很難使人忽略的聲音。小時候很喜歡跟著一群愛玩的同學, 跑到學校附近的山林去抓蟬,當時看到幾位手腳發達的同學,鷹眼般的目光掃描與"先進"的配備好不羨慕,長長的竹竿包著黏稠的膠狀物質(忘了是否為某種商業化的產物還是強力膠之類的),輕易的就能摘下幾隻巨大的黑色大蟬,隔天再帶到學校好好展示一番。 
寄件者 2013_0619_中華車出差_秀才湖畔

小時候資訊不夠發達,也不是甚麼讀書人,對於蟬的生命週期並不是很清楚,腦袋想的盡是有一天我也成為抓蟬的王者,但是在那缺錢缺腦袋而且自己發育慢的環境下,就只能跟著那些手長腳長的同學在鄉野的山林中四處闖蕩,偶而同學捕獲了幾隻病懨懨的蟬,就直接送給我,不是孱弱的蟬翅破損就是"A告"的不鳴隻蟬(後來才知雌蟬是不鳴的)。 
寄件者 2013_0628_楊梅_金蟬脫殼

蟬的一生多數時刻(三、五年甚至長達十七年的都有)蟄伏於地下世界等待成熟時機金蟬脫殼,而一隻健康又躲過險惡環境虐殺的雄蟬,大概也只能放鳴兩三個星期就結束一生。自從某天從同學家裡的課外讀物得到這個資訊後,蟬鳴給我的竟是抑鬱的沉重感,為何會這麼不公平?隨著苦澀的生命體驗與環境周邊的觀察,這股鬱悶總是圍繞著我,每當蟬鳴初起就像是給我一曲又一曲 the big blue 的悲歌一樣。 
寄件者 2013_0628_楊梅_金蟬脫殼

日前有機會出差到楊梅地區,在晨間運動時發現大量的蟬殼,又聽到厚實的蟬鳴,那股鬱悶竟然突然得到紓解,而且還打從心裡的讚嘆這生命的美妙,即使短暫也要用盡生命的氣力來演藝這場夏日協奏曲。即使面對飛禽、蜥蜴、恐怖又無知的巨人們不斷的進擊,無論如何都要..... 無論如何都不放棄..... 這是證明你們存在的唯一方式....。
寄件者 2013_0619_中華車出差_秀才湖畔

ref: 進擊的巨人 第七集(三笠[mikasa]):為什麼 我明明已經放棄了 為什麼 又站起來了 為什麼 仍試圖掙扎 究竟是為了什麼 活下去的意義.. 明明早就不復存在 是什麼在驅使著我 - 對不起 艾倫.. 我已經不會放棄了 再也不會放棄了.. 要是就這麼死了的話 .. 就連你的事都沒法再回憶起來了 所以 .. 無論如何我都要贏 無論怎樣我都要活下去.
寄件者 2013_0628_楊梅_金蟬脫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