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07, 2013

蟬鳴是悲歌還是夏日協奏曲

蟬鳴於自然環境四季轉換中,是午後夏日時光中很難使人忽略的聲音。小時候很喜歡跟著一群愛玩的同學, 跑到學校附近的山林去抓蟬,當時看到幾位手腳發達的同學,鷹眼般的目光掃描與"先進"的配備好不羨慕,長長的竹竿包著黏稠的膠狀物質(忘了是否為某種商業化的產物還是強力膠之類的),輕易的就能摘下幾隻巨大的黑色大蟬,隔天再帶到學校好好展示一番。 
寄件者 2013_0619_中華車出差_秀才湖畔

小時候資訊不夠發達,也不是甚麼讀書人,對於蟬的生命週期並不是很清楚,腦袋想的盡是有一天我也成為抓蟬的王者,但是在那缺錢缺腦袋而且自己發育慢的環境下,就只能跟著那些手長腳長的同學在鄉野的山林中四處闖蕩,偶而同學捕獲了幾隻病懨懨的蟬,就直接送給我,不是孱弱的蟬翅破損就是"A告"的不鳴隻蟬(後來才知雌蟬是不鳴的)。 
寄件者 2013_0628_楊梅_金蟬脫殼

蟬的一生多數時刻(三、五年甚至長達十七年的都有)蟄伏於地下世界等待成熟時機金蟬脫殼,而一隻健康又躲過險惡環境虐殺的雄蟬,大概也只能放鳴兩三個星期就結束一生。自從某天從同學家裡的課外讀物得到這個資訊後,蟬鳴給我的竟是抑鬱的沉重感,為何會這麼不公平?隨著苦澀的生命體驗與環境周邊的觀察,這股鬱悶總是圍繞著我,每當蟬鳴初起就像是給我一曲又一曲 the big blue 的悲歌一樣。 
寄件者 2013_0628_楊梅_金蟬脫殼

日前有機會出差到楊梅地區,在晨間運動時發現大量的蟬殼,又聽到厚實的蟬鳴,那股鬱悶竟然突然得到紓解,而且還打從心裡的讚嘆這生命的美妙,即使短暫也要用盡生命的氣力來演藝這場夏日協奏曲。即使面對飛禽、蜥蜴、恐怖又無知的巨人們不斷的進擊,無論如何都要..... 無論如何都不放棄..... 這是證明你們存在的唯一方式....。
寄件者 2013_0619_中華車出差_秀才湖畔

ref: 進擊的巨人 第七集(三笠[mikasa]):為什麼 我明明已經放棄了 為什麼 又站起來了 為什麼 仍試圖掙扎 究竟是為了什麼 活下去的意義.. 明明早就不復存在 是什麼在驅使著我 - 對不起 艾倫.. 我已經不會放棄了 再也不會放棄了.. 要是就這麼死了的話 .. 就連你的事都沒法再回憶起來了 所以 .. 無論如何我都要贏 無論怎樣我都要活下去.
寄件者 2013_0628_楊梅_金蟬脫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