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7, 2013

給父親的追思文

我的爸爸,黃欽地居士,在我在心目中,他是一位割稻、駛田高手。農忙時節,他總是早出晚歸,他的工作範圍除了丁台及南北勢外,更有龍井及草屯的頂嵌仔,根據我弟弟及小姑丈的說法,爸爸在頂嵌仔人緣很好,即使他中風生病後,他還曾回去那裡找尋朋友,我想,在他一生中,他最驕傲及難忘的是他一流一等一的駛田技術。

爸爸也是孝順孩子,自我從小到大,從沒看過他對阿公阿嬤大小聲。聽媽媽說因為爸爸自小跟著阿公到坑口做事,阿公駛田,阿爸割草,所以一世人沒有讀很多冊。爸爸在民國83年中風後,曾有一小段時間,他仍和阿公一起去駛田,從這細節看來,爸爸對阿公有影孝順,用他最擅長的方式,孝順自己的爸媽。

除了孝順、農事認真,他也是一位漢緣很好的人,他也是一位飄撇的阿爸,少年時陣,他總是騎著一台野狼125,到處找朋友聊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電信局來我家附近修理電話線路,好客又親切的他就和他們結為朋友,進而邀請到家裡泡茶,從那次以後,只要這群電信局的工作團對經過我家附近,他們就會抽空來找阿爸泡茶。由此可見,他是一個真好到陣的人。

「少年夫妻老來伴」,在爸爸中風生病的19年來,他是媽媽最好的陪伴,也謝謝媽媽對爸爸的照顧與付出,讓我們無後顧之憂。爸爸陪著媽媽共同迎接陸續出生的孫子,他有時也會幫忙媽媽拆馬達,貼補家用。

唯一沒有改變的是他好客的個性,即使他中風那麼多年了,家裡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所在,仍是他的泡茶專區。所以如果有人客來我們家,他一定會熱情地泡茶招待大家。

在半個月前,爸爸仍在加護病房中,7月9日,我終於從南橫做完活動返家,並且在辦公室忙了一整天,而妹夫也在7月10日才從大陸回台。我始終相信爸爸一定安排好一切,等待我工作完成以及妹夫回台,才放心在7月11日離開我們。這一切就像作夢一樣,在我心中真的很難相信--習以為常有父親的陪伴與存在的我們,竟然永遠地失去父親了。我感覺人生親像一場一直失去的過程,但用心地想,這種想法也不是完全正確,因為咱的人生會因為打拼與努力,做更多利益別人的事情,而更加精彩與豐富,我想我親愛的爸爸也一定祝福我們更加打拼,開創比他更加精彩的人生。

佛說「人身難得」,父母賜予我們健康人身,並且撫養我們長大,恩重難報。感謝您,我最親愛的爸爸,祝福您 跟隨佛菩薩的腳步,往生淨土,得到暇滿人身,值遇佛法,學習清淨圓滿的教法。我們會孝順媽媽,請您庇佑阿嬤及媽媽身體健康,業障病障悉消除。請您庇佑 黃家子子孫孫 身體健康、出入平安、行行出狀元

黃家子孫敬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