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15, 2009

情人節怎麼過?我在告別式會場

今年農曆年初三,我們剛從有溫暖陽光的台中回到下雨的台北,Annie大姊打電話來說Frank的奶奶過世了。

2/14是西洋情人節,同時在這一天是Frank的阿嬤告別式。家族整天在第二殯儀館與新店的靈骨塔間忙碌。在告別式會場中,我協助收奠儀,當然,輪到孫子輩的祭拜時,我也一定要參加的啦。

由於家庭因素,我看到Frank阿公阿嬤的次數,在結婚這十年來,不超過五次。其他親戚也都不太認識。(即便是我自己台中家族的親戚,我也都不認得呢!)在阿嬤的告別式結束後,清點禮簿與現金無誤,就將現金、奠儀袋和禮簿等統一交給婆婆。我的任務就達成了!

晚上就是到新店參加喪禮經費問題的後續協調會,更是累人!因為那些我應該尊稱長輩們除了金錢的問題,還把他們過去的恩怨,全部加起來,一起抱怨、發怒。我相信,死者一定不樂於見到這些事情。

一直到了上床睡覺前,我的腦還中還是浮現Frank的阿嬤的告別式的過程,還有那些該我該稱為姑姑們、叔叔他們因為錢的問題叫罵的嘴臉。說實在,我很討厭這樣的過程,但卻也不得不面對與解決。因為很多事情,把情緒與恩怨帶進來,那就很難去溝通。所以,處理情緒很重要,之後才開始溝通。但,對於我這個孫媳婦而言,我所感受到的就是對方極不友善還有想趁機鬧事與修理人的感受。Sam與Sylvia都參與了整個過程,他們也覺得為何大人要這樣吵架,可是我覺得孫子輩應該參與,也讓孩子們知道這就是現實的人生。

很幸運地,我自己台中阿公的告別式,我並沒有參與到這樣的過程,雖然我的母親有跟我提到在這個過程中,她與叔叔之間也因為金錢關係,有些沒有釐的很清楚,後來也是母親自己未加計較,而將某些經費攬下來了。

這就是我的情人節。你看,多棒阿!一堆和情人有關的人,跟自己一起過節哩。不過,我不想再有一次了。謝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