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09, 2009

元宵節,我在景美溪左岸看別人放天燈

元宵節, Frank依舊忙碌地上班, 排舞班的媽咪們還是照常在社區練舞,Sam及Sylvia很有耐心和貼心地等我練完舞後,在晚間九點多,我們就散步到景美溪河濱去看別人放天燈和放煙火。

那時有好幾群人在河濱放天燈,我們還看著有一對爸媽帶著他們的一雙兒女,連續放了三個天燈,Sam也問我為何天燈會升空,媽咪我當然解釋那是利用熱空氣較輕的原裡,天燈冉冉升起後,便飛往了景美方向。 當然,並非每一盞天燈都可以順利地升空,那對夫妻的三盞天燈,最後一盞變成火燒燈,景美溪右岸的另一批人馬的天燈也飛不起來,跌落了景美溪。

我曉得我們家的孩子們超級想放一盞屬於我們一家的天燈。二位孩子們也對於在多年以前的元宵夜裡,我們社區在景美溪濱一起放天燈的情景記憶深刻。那是Frank兔把把還在資策會服役時呢,如今回想起來,那彷彿是好久以前的時光。不過,為了別人的住家安全,我不太想施放天燈,因為,那天燈飄阿飄地,等到燃料燒燼,就會由空中掉落,台北盆地這麼稠密的人口住宅區,若有各閃失,可會鬧出人命。因此,我也和孩子們灌輸我們自己開心,也要顧慮別人的安全,萬一發生事情,我們可能賠不起呢。

元宵夜裡,景美溪邊涼涼的風,吹得我和小朋友很開心,孩子們最後也忍不住跑到橋下,在景美溪的左岸,看著別人放著刺激的煙火與鞭炮,一邊想起與台中舅舅一起放煙火的回憶。這一夜,涼風彷彿暫時冷卻了幫小朋友找安親班的心煩意亂,也讓我想起台中的弟弟,謝謝弟弟給孩子們這麼熱鬧、美麗的難忘回憶。

ps: 在我聲聲催促中,Sylvia 與Sam才依依不捨地回家,而一踏進社區門口,警衛便告訴我們有一盞天燈就掉在我們社區的門口,剛好給孩子們放天燈很危險的機會教育。待我們進門,兔把竟然已經到家了,在我的信口開河之下,Frank必須拖著疲憊的身體,和孩子再次上街,我陪他們父子女去Mcdonald吃了宵夜才回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