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30, 2008

彩虹媽媽的貝斯特聖誕劇第五站--文山特教

在博嘉國小演出完畢之後,我們馬上收拾道具,撤哨到「台北市立文山特殊教育學校」,在演出之前,團長與我們的導演均先跟我們這群演員做行前說明,因為這些孩子多屬於身心障礙生,所以跟一般的小學是不一樣的,他們有些人無法鎮定自己,所以無法安靜地觀賞戲劇;有些人懂我們的意思,但是卻無法表達出自己的意志。

文山特教於91年8月才開始招生,學校設備很新穎,場地也都維護得很好。由於我要控制燈光與音效,但因音效與燈光沒有做在一起,所以要跑來跑去。我認為文山特教的燈光與設備也很棒!它的燈光控制面版比木柵國小的更為複雜,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不會使用,總覺得那面版上的功能,有許多地方似乎都沒有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到各學校演出時,校內的老師與人員都十分主動地幫忙,文山特教也不例外,讓人覺得很溫馨,讓我對於即將開演的戲劇,心理上有種被安定的感覺。

在這場演出中,由於學生數不多,因此,花夫人主動走到學生那兒進行開場與表演結束之後的提問。天使長也很開心地跟孩子們問好。在會場裡,有些孩子是由照顧者堆著輪椅前來看表演,在演出的最後,老師很熱情地要我們跟孩子們拍照留念,我們本來一群人在舞台,沒多久才想起孩子們行動不太方便,所以由我們這群媽媽們主動去跟孩子們合照。當我經過孩子們身邊時,可以感受到他們身上都有一些味道。不能說是不好聞的味道,我感覺是藥膏的味道。在當下,我想起已經過世的二姐,再想起這群身障的孩子,自己覺得能夠有機會為他們演一齣戲,覺得很榮幸。相較於過去的年代,政府沒有太多資源投注在身障孩子的身上,即使在現在,他們有了比較好的環境,但是,這群折翼的孩子還是要比別人辛苦的走人生路。當下眼眶瞬時盛了些液體,但,我忍住不讓它們滑落。

表演結束後,我們這群彩虹媽媽又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了,但,我感到很佩服的是,我們是一群無薪的志工,沒有人約束我們一定要準時出席,也沒有人要我們收好所有物品與道具,甚至把表演場所掃一掃,也沒有人要求我們一定要自己的裝扮弄好,這一切都是大家自願的,大家的心都是想演好戲劇給孩子們欣賞,即便感冒了,也是無怨無悔。我很感恩自己能夠參與這個團體,並且一起走過這樣的過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