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04, 2018

寒流來奇襲,團聚取暖時

近日的寒流南下,台灣一連幾天的十度以下低溫,讓我想到2016年的最大寒流侵襲時台北山區都帶了白帽,當時還與Sam開車到深坑的猴山岳,感受一下跑遍幾個寒帶國家都沒機會遇到的雪景。
2016深坑猴山岳冰霰

與Sam約好今天去石碇買傳統板豆腐,

順便到華梵大學看看有沒有機會看到雪景,Sam以他冷凍的專業告訴我不太可能,平面溫度約8度,石碇山區海拔約500米,每上升100米氣溫降低0.6度來估算,平地溫度要在低個五度才有機會,但是這兒子體貼固執的老爸,便說一起上去看看,但是他可不想下車,弄得全身冷冰冰又溼答答的。

吃碗熱騰騰的薑汁豆花再上路


抵達華梵大學門口,果然沒有看到下雪的可能,仍然與警衛大哥打聲招呼,讓我們一路上到精進軒,這已經是接近校園最高處,

只見四周山峰都處於雲霧之中,雨還是持續下著


下山後,我們帶著Sam自製的Espresso咖啡凍,及豆腐到台北找爺爺奶奶與叔叔們一起享用豆腐鍋。

這次的寒流雖不是最強,但是對於台灣本地的眾生來說也是一大抗寒考驗,在宜蘭的溫泉區看到綠繡眼成群的在山櫻花樹枝上東家長西家短之外,還順便取食櫻花果

貓都跑到樹上就怕腳肉墊受寒。

家裡的雙貓姊妹,平日是爭搶地盤佔地為王後,學人拿著被子蓋燜著頭就睡

Bulleyes與 OA也拋棄成見,難得擠在一起取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