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15, 2008

給爺爺的蛋堡

是不是這個月是慈悲月,所以,特別容易想起已經過往的至親?

  • 前兩天的夜晚,隨意翻著抽屜時,翻到了Frank小時候各時期的照片,Frank有一張照片跟離世的二姐好像,也想起婆婆曾說若二姐不生病,也是個美麗的小姐呢。
  • 前幾天上班,在和woolley MSN時,突然想到爺爺生前,我與他互動的一個畫面。我想把和爺爺互動的這個記憶寫下來:




當Frank和我回霧峰時,很喜歡在清晨一大早到霧峰街上吃早餐,因為有好吃的阿滿麵線,還有Frank一定會去買一杯山粉圓來喝。偶而則會帶著小朋友們到麥當勞吃早餐,也會帶早餐回家給爸媽吃。


那天早上,爺爺也到媽媽的資源回收場晃晃,我跟Frank倆剛回家,還有買些早餐呢。看到爺爺,我先跟爺爺打招呼,哈拉幾句,問他吃早餐了沒等,然後就把我手上的蛋堡塞給爺爺,爺爺對我笑一笑後,收下了那個蛋堡。



這個回憶,我仍記得清晨的空氣裡還和著水蒸氣,而有濕潤的清涼感,但是在知道爺爺罹患癌症,乃至於過世的這段期間,我才知道那時的爺爺其實已經生病了,只是我們大家都不曉得。可是,人生就像買了one way ticket一樣,或者像瑪麗蓮夢露唱著「大江東去」那首歌裡,曲尾一直迴盪著no return, no return......,千金難買早知道。

雖然我來不及在他在世的最後一刻,趕回家送他最後一程,也來不及跟他說聲謝謝他的慈愛,可是在我的腦海中,我永遠記得與他互動的每一幕,每一個讓人很珍惜的時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