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24, 2014

病氣的週末

好久沒病這麼慘了。
週六Frank整天在松煙有會議,
Sylvia自行到補習班讀書,
只有我跟Sam留守。

然後我們生病的兩母子都在家睡覺,
到週六傍晚,我已經呈現發燒的狀況了。
而下午Sam脖子的淋巴結又腫起來
我很擔心,所以請Frank帶Sam去慈濟醫院掛急診。

不過小兒科醫生看了我帶去的藥
評估了Sam的狀況,
發現Sam的淋巴結有變小,
加上原家醫醫師已經有開抗生素,
所以囑咐我們帶回家持續觀察,
週一再回家醫拿藥,
把整個抗生素的療程吃完即可。
我也放心多了(雖然那女醫師很兇XD)

接著我們去吃麵,
貼心的Frank幫我和Sam點了大碗麵,
可惜我們兩個都不領情,
一直說下次不要幫我們點大碗。
講到Frank都生悶氣了
吃完麵回停車場的路上,
Sam跟媽媽我說:爸爸生氣了。
 媽媽我還振振有詞地覺得:我們生病了,怎麼有可能吃大碗的。
不過想想,這就是Frank先生展現體貼的方式吧!

我突然想到蔡振南不知道在哪部戲講過的一句台詞:
惡妻孽子,無法可治!(台語)
Frank那時再心中是否想起這句話?

週日,到公婆家,
貼心的Frank致上他從新加坡帶回的禮物。
一起看電影、一起用餐,
回家後,我持續又睡覺去了.....
Sylvia也頭暈,嘴唇都破了。
晚上帶他們姊弟兩拿藥去!

充滿病氣的週末,我討厭生病,
快走吧!各類病毒,我家不歡迎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