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03, 2011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無所有者的尊嚴與價值――追念鍾鐵民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無所有者的尊嚴與價值――追念鍾鐵民

原文請參考: http://mhperng.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28.html#more

不知道是家徒四壁加上風沙大還是怎樣, 看著清大彭明輝這post 哭著完全無法自己, 撿幾句回味一下剛才自己失神掉淚的句子.

quote:


生命的價值不在於才華與成就,只要深情而盡心地對待自己、家人和鄉親,每一個人都可以迸放出令人動容的光輝與尊嚴。感動我們的不是他們三人的不凡,而是每一個台灣人都可以企及的平凡,和那不凡的用心與深情。

沒有與天抗爭的誇大悲情,沒有虛矯的難捨難分,只是樸實坦蕩地面對自己的命運。稟賦過人的智者,也罕有這樣的鎮靜。其實,這不是天賦異稟下參透的智慧,而是悲苦人被命運逼迫出來的盡己與認命。

鍾理和文筆動人,但是真正偉大的,是他筆下那些用心而真誠地活著的每一個人。沒有苦難就沒有鍾理和的文學,沒有平妹鍾理和的文學將黯然失色。平妹被稱為「台灣文學作品中的第一女」,不是因為她的姿貌、才華或成就,而是她那種傾盡一切、枯槁自己,一心要成全家人的用心與真情。

鍾理和的文學讓台灣人看見:一無所有者也有他的人性尊嚴與價值。
〈貧賤夫妻〉裡的平妹,最美的是那雙創傷密佈、長滿厚繭的手。她種田、做工還趕回家做飯,始終帶著笑容。她在林警的追逐下掮木頭,在山澗裡裡摔傷、瘀血也不曾皺過眉頭。鍾理和心甘情願地擱下讀書人的尊嚴和傲氣,在家料理三餐、家務和做女紅;為了不讓平妹上山掮木頭,他寧願飯吃稀一點,每日犧牲一部份文學創作的時間在電影院裡寫廣告。

傾盡自己一切所有只為親人,對於命運的悲苦折騰卻不曾有過一句怨言。這種氣度,卑而不賤,低而不俗,沒有任何的華美、高貴、莊嚴、神聖,卻可以讓每一個台灣人懷著這情操去肯定自己的生命價值與尊嚴,而絕對不需要在中西主流文化之前自感卑屈。

中原是絕大多數台灣人血統上的原鄉,中原文化也激盪了許多台灣人的崇高情懷。但是,「人不親土親」,我們真正情感上的故鄉,畢竟還是那個供養我們身軀,形塑我們言談、舉止,也保留著我們童年記憶與情感的地方。原鄉不在「我爺爺的爺爺」出生的地方,而是我們從小踩踏的那一塊土地,和看著我們長大的鄉親。

人走了,除了黃土一坏,真正可以回饋故鄉的,無非是以自己的一生去豐富故鄉的傳說,讓後生看見更多種活著的價值與希望。

在電影《戀戀風塵》的最後一幕裡,李天祿站在土丘上咒罵老天爺蹂躪他的蕃薯。他的那一聲「幹!」道盡台灣人數代以來處在社會底層的悲情。但是蕃薯藤的意象從此在我腦海裡成為台灣人的圖騰:假如中原和西方的核心價值有如攀向天際的華美大樹,台灣人的生命價值就像蕃薯藤――她所要成就的都在看不見的土壤裡,不管命運如何凌虐作賤,苦難一過她就會再度竄出地面,遍地滋蔓綠葉。

鍾理和和鍾鐵民讓台灣人看見自己的價值與尊嚴,也讓所有台灣人可以驕傲地說出:「除了親情和土地,我們是一無所有的人。」

1 則留言:

貓空絮語:Frank avec moi 提到...

很喜歡這一句話:

鍾理和和鍾鐵民讓台灣人看見自己的價值與尊嚴,也讓所有台灣人可以驕傲地說出:「除了親情和土地,我們是一無所有的人。」

Thanks F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