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2, 2010

祖父後七日- 累翻了法藍老骨頭

不知甚麼時候開始, 慢慢的我開始接受這些台式的傳統儀式, 雖然我盡量站在觀察的角度來參予, 好像也沒有那麼悲傷的感覺... 只不過家族大衍伸出的 錢, 權, (祖)產 問題就足以讓大家撕破臉 在會議桌上多方人馬互幹起來 (言語上). 這裡沒甚麼對錯 只是有人走了 冰山底下的問題自然會浮出水面 我想不管在哪個大家族多少都有... 那些爭得面紅耳赤的人應該滿適合電影 父後七日 的一句名言: "我幹天、幹地、幹命運、幹社會,你又不是我老爸,你給我管這麼多?"

以後如果沙葬合法, 法藍我希望能隨風而去... 如果能與花東的太平洋海岸瞬間融合我會更開心 :)

一大早到了現場後換上喪家的外衣後, 樂儀隊演奏的是這首廣受如法藍這類台灣最底層工人喜愛的歌曲..

回鄉的我 - 余天


由於法藍這一系的血統在家族是 旁系中的旁系 所以也不好意思 大張旗鼓的拿出各類大小攝影器材來捕捉畫面 僅用山寨安卓"
偷拍"幾張 免得被老傳統罵得狗血淋頭...

低調到把眼睛幾乎都蓋起來了 :P 不過親近法藍的人士 應該可以輕易的從那紊亂的髮型認出來.
寄件者 集放箱

鑼鼓隊....
寄件者 集放箱

鄉村的婚喪喜慶 借用道路是很合理的事情... 旁系中的旁系法藍已經排到吊車尾了.
寄件者 集放箱

下葬的地點就像大多數台灣小山坡裡的公墓一樣, 我喜歡在這裡仰望天際的感覺... 特別是芒草隨著暖風搖曳的時刻..
寄件者 集放箱

怕寂寞的人來這裡應該很ok... 隨時有大型客機與cargo landing....
寄件者 集放箱

甚麼時候才能跳脫悲情 改以懷念先人的美好與偉大事蹟呢? 如果整個喪事的過程看成一筆交易 做的感人比做得嚇人更划算吧. 無情法藍這麼一寫 可能要被家族長輩念到天荒地老 :)

整場儀式結束已經下午五點多快六點了... 澎湖天王也打電話來確認我明天是否會準時到馬公, 回台北家中約七點 但是我全身痠痛 膝蓋陣痛又發作了 真的就像是 父後七日所說.... 原來「哭爸」真是件這麼累的事ㄟ!

Mercy TAIWA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