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08, 2005

差點被水流走的我和小玫子--憶爺爺與我 part II

小孩兒都喜愛玩水,我和我的小妹都有差點被水流走的驚險經驗。

在鄉下的田邊,總是會有灌溉溝渠,那溝渠的水,常常是湍急的,也因為湍急,通常都沒有魚,偶爾會飄來一些罐子,或是雜草。

記得在某個夏天的炎熱下午,我跟爺爺在家附近的田野晃,記憶中,有菇寮的紅土,還有白玉米,而我穿著我最喜歡的連身裙(不過後來到底那件裙子跑到哪兒,或者到底怎麼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無聊地在溝渠兩旁跳來跳去。結果,竟然再一次的跳躍中,沒跳到對岸的溝渠,竟然跳下水溝了,水溝裡又滑,水又急,我整個人就被湍急的水脫離了好一段距離,快流進涵洞時,說時遲,那時快,我的爺爺發現我的險境,手長腳長的他,就被他輕易地拉起。

被他拉起的我,原以為會惹來一頓罵,結果爺爺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不知道晃到哪兒去了。只留下被嚇到的自己。想當初,若沒有爺爺拉起我,也就沒有現在的我,坐在電腦前,記錄這段往事。

等我慢慢長大,我們家的旁邊還是有那一條灌溉溝渠,而聽說,那灌溉溝渠,也有一些因為喝醉失足落水的人,曾經漂流過,到最後變成了「水流屍」。

記得在一個稻田已收割的傍晚,我們四姊弟,最喜歡到房子後面鄰人的土地上亂玩,那時勤勞的爺爺在灌溉溝渠上搭起架子,種有「皇帝豆」,我們就摘採來玩耍,或者給奶奶。結果,我那頑皮的小小妹,那時還沒上小學,小小的個兒,因為愛玩水,容易感冒,所以鼻涕也常掛在臉上,愛玩水的他,又在溝渠旁玩耍,結果一個不小心,噗通,又掉下去那灌溉溝渠,大妹連忙叫喊,而我趕緊追上把小妹拉了上來,我也學爺爺,也裝作沒事發生。不過,從那次後,小妹好像就比較不玩水了,可能被嚇到了。

在若干年後提起這件事兒,小玫子還記得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