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01, 2018

2018 跨年小記

過去一年來工作內容有著巨幅的調整,雖然勞心但幸運的是還能待在台灣有著相對穩定的工作。除了工作之外,去年終於踏上了中國大陸本土,去了一趟貴州省,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國外團體旅遊,以往出國都是出差或是個人自由行,這趟旅遊(可樂旅遊 貴州團)讓我對台灣旅行社的服務水準刮目相看,即使外境下著雨,透過精緻的服務讓心情都暖了起來,從此列入出國選項。

貴州據說是中國最窮省分,但是省會貴陽的硬體發展,實在令我眼界大開,佩服中國的建設進展。

Silvia上了大學,他本人的選擇雖不滿意但只能接受的情況。
Sam也在技職體系探索著,成績有上有下,實作項目有一些還滿得心應手,但考量未來生存發展,難免勸他還是多花些時間在念書上。
jj的工作似乎還淪陷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滅火型態。

在台北跨年,該參加的活動101煙火,總統府升旗典禮,在今年完全沒有列入選項,不是空氣汙染也不是天氣太冷,只是想好好在家裡休息,粗茶淡飯能與家人聚聚都覺得幸福無限。

現在這個年紀,如果沒發生甚麼意外,也算是走過大半人生,心裡似乎總是燃起莫名的焦慮感,世界和平,環境永續,國家大事,統獨爭論,社會新聞,甚至勞工權益都引不起太多的心情波動,似乎自覺到自身力量渺小,那些天邊的事情離自己太遠,走過半輩子,突然發現要好好讓一家人溫飽無慮,自己這麼勞心勞力似乎還是很難達成。


財富自由,很多媒體以此話題販售相關的產品,不少中產階級也以此為追求的目標。但是每個人達成目標的境地都不同,除了出發點不同甚至目的地也不同,在追求的過程中本身就是一種自由(目標明確,一心一意,其他的事情都是吃苦當吃補,內心一片晴空向陽)。

唯物財富自由似乎才是多數人追求的,自己也是偏向現實唯物論,但是要達到甚麼境地才足夠才滿足,是可以討論調整的,當目標都放在自己的財物增長就很容易產生比較,忌妒,與效益至上論,求而不得就容易鬱悶寡歡。

這幾年也因為jj的協助,慢慢在心境上有所調整,讓自己的眼界多放在他人與周邊環境共生共好的目標上,也實際上的多跑戶外的行程,接下來的日子裡也希望能加強體力上的鍛鍊,有了健康的身體才有資格談自由,才有能力幫助他人,有強大的心靈才能協助更多生命。


感謝生命中相遇的同學,同事,長官與親友,祝福您 福祿壽 都圓圓滿滿。

也期望自己能增長智慧,斷除過往的壞習氣,對其他有情都能共生共好。

貴州安順。觀音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