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02, 2017

2017 總統府周邊跨年

星期五晚上接silvia/sam補習下課後,告知隔日大早想去宜蘭泡溫泉,但小朋友們顯然寧願玩通宵睡飽了,與同學朋友跨年去。與jj再次到宜蘭春和溫泉泡湯,這一次發現春和溫泉這裡好多貓咪,簡直就是個小貓村,可能我身上貓的氣味濃,一些不怕生的貓就跑過來討拍討摸拱腰磨鬍子的。

不同於往年,今年sam/silvia都沒邀約要一起看煙火了,再三提醒他們盡量不要去跨年大會場,除了PM2.5空氣汙染外,主要是國外不時傳出的恐怖攻擊,美國與中國列強紛紛以台灣當議題爭執的籌碼,也讓我心理上要提防莫名其妙的群眾意外事件可能會發生。

放心的是silvia/sam分別與同學們相約聚餐,並答應我不前往各大會場,silvia玩到過一點才回家,sam則在同學家住宿煮火鍋,我則是在等待jj插花課程的時間逛了一下總統府周邊,把自己投射成觀光旅客,進行一段小小自由行。

周邊還滿多年輕人在拍照的,也遇到不少來自日本,韓國及說著廣東話的遊客,總統府周邊雖然經常開車路過,但是像個遊客一樣的拍照大爆走這可是第一次,一些中華民國分裂主義者也受邀參加今年元旦相關活動,例如深受台灣年輕人喜愛且總是提油滅火的滅火器,這種衝突式的集合,在這一兩年似乎也成了世界民主國家的趨勢,傳統威權/資方或說既得利益者與辛苦的年輕苦悶世代們,如何平和又能互利共生似乎也成了一個重要議題。
跨新曆年或過農曆年,台灣人總喜歡去廟宇或宗教場合,有人尋求自我心靈成長,有人祈求為利自身親友身體健康病魔退散,有人祈願世界和平,當然也不少人去求發財金,而今年我跑來台灣的國家財庫,雖然國庫通黨庫的年代已經過去,但還是希望大家都能財源滾滾來 :)
有了穩固的經濟實力,做起事來自然更加自信與從容自在。
通往國庫的門把
另一個霸氣點的國庫門把
總統府後方,還記得幾年前小朋友剛來附近補習時,車停在附近就被拖吊了,印象中在台灣黃線假日可以停車,可能不包含總統府周邊吧。

附近的國史館,也有開放參觀,雖然穿著涼鞋沒穿著正式服裝就跑進去參觀了,巴洛克式的建築光是石柱就能把我迷倒,雖然比不上MIT校園建築或是匈牙利的英雄廣場那樣雄偉,但還是讓我在石柱面前駐足了好幾分鐘,想起位在台灣霧峰的亞洲大學也又不少讓我傾心的建築。
這個就是剛與台灣斷交沒多久的那個........馬甚麼...聖甚麼.........甚麼國的紀念品,算一算應該不便宜吧,紀念品賣這麼貴應該也不適合台灣目前的精打細算的主流消費意識。
藏傳佛教的文物
隔著玻璃照片效果不是很好,但是現場看起來非常莊嚴。

不久jj電話來了,說插花課程已經結束,便聯絡父母一起用餐,由小弟與弟媳在父母家中簡單料理度過一個不同以往的反向跨年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