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6, 2015

somewhere out there

乎!今天終於有空去弄我一頭亂髮+白髮
子沛的工作室內,一整個下午都在播放由一位雪兒所唱的老歌,
例如:somewhere out there, Eternal flame, ....其餘我忘了,

每次又輪到Somewhere out there這首歌時,
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光,
因為歌詞我全記得,所以可以和著唱。
好久沒有這種輕鬆幸福的感覺,
可能,我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

最近Frank的工作壓力也大了起來,
我也強烈感受到他的低氣壓,
那種氣氛,很像他之前在手機產業時,
自己也時不時被他的壓力感染,然後覺得不開心。

然而,這次我想到前陣子自己壓力大時,
好像也把這種很負面的情緒渲染出來,
因為Frank也感受到了。

說實在,除了把自己照顧好、小孩照顧好外,
我們真的彼此都很難幫彼此的工作,
唯一的只有陪伴與鼓勵。

上週六參加Woolley的婚禮,
高挑白晰的她,穿上婚紗的樣子,美極了!
此行跟著以前計畫的同事們,
包含了Jeco, Jane, Yuping以及諸姐。
因為Woolley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採基督徒的婚禮儀式,
簡單、隆重,我們也開心地獻上祝福!
可惜的是,應該邀請Frank跟我一起觀禮,
感染一下Woolley的幸福。

最近身邊有些師長、同事的親眷往生、病重,
身為佛教徒的我,也獻上我的祝福。

獻上這一首somewhere out there
我一直深信,有一個 正等覺者,在某處,
不管你感受得到或感受不到,
他一直關心著我們,傳送著永恆的慈悲與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