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26, 2006

再見了!爺爺

爺爺在2006/7/26 凌晨見完大姑丈後,放心地離開我們。那時的我,以及眾多家人都在睡夢中,只有叔叔、嬸嬸、姑姑、姑丈陪著他們。

26日預定趕回家的我,準備出發並且送小孩出門的時候,媽媽來電,平靜地說爺爺走了!我告訴我的兩個小朋友:「阿祖死掉了」(註一)。

Sylvia and sam asked me :是哪一個阿祖?我說,是男的阿祖。

Sylvia說:我記得阿祖,他很愛抽煙,都坐在外面。

Sam說:是那個躺在床上的阿祖嗎?

原來,在Sylvia印象中的阿祖,是健康時候的阿祖。在Sam印象中的阿祖,是已經臥病在床,我想應該是今年七月初我們回去台中看爺爺時,頑皮的sam在屋外望進看到臥在床上的阿祖。

7/22(六)在我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開幕後,我終於有時間再能回去看爺爺了。JW與我一起同行,回到台中之後,才知道爺爺又進了醫院,且一直吐;而小妹也順利產下男嬰。由於jw想星期六就回台北,因此,看完爺爺,並且跟爺爺確認他知道我回去看他之後,還跟爺爺說再見,有空我還會去看他,沒想到這個再見,是永別了,如果知道是這樣,我就不會在星期六的時候回家,而是選擇跟媽媽一起留在醫院照顧爺爺,我現在心裡在想:爺爺,你那時是否是真的跟我永遠說再見?你那時有沒有想對我說些甚麼?還是其實你很放心我,不需要多交代了?

我要跟您說:謝謝你。謝謝你伴我一起長大。謝謝你對我的誇讚和獎勵,讓我對自己有自信。謝謝你的寵愛,讓我在您的慈愛中長大。謝謝你在我唸書時,三不五時的一些千元大鈔,讓我有零用錢可以花(雖然我知道其實您也沒有很多錢)。謝謝您逢年過節的大紅包。還有,結婚第一年生思華時,回家坐月子也遇到過年,爺爺您也給我一包紅包。還有,雖然我的藍色50小Jog已經賣出去了,但是這是你買給我,讓我掌握台北的最佳工具。老實說,我真的很幸福。這三十年來,不管何時,您總是呵呵笑。阿公,再見了!

註一:對小孩子,只能講這種很白很白的話,不然他們不懂甚麼是往生、過世或者pass by這樣含蓄的話